江西法学会
学术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法学会 > 学术论坛 > 内容
中央苏区社会治理及其经验启示研究
来源:江西省法学会中央苏区法治论坛 作者:徐子越 时间:2019-06-14 浏览字号:[ ]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创新社会治理”,党的十九大报告又明确指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这就标志着对我国社会治理理论与实践的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时代命题。学者们从不同视角解读这一新的时代命题,成果颇丰,但总体来看,学术界的研究相对不足,尚未就社会治理的历史性发展展开全面深入的研究,且研究多集中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相关思想的梳理、实践经验的总结,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相关研究尚显不足,更较少涉及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研究。

回顾历史我们清晰看到,“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赢得民心,其原因在于把改造社会、发展社会、为人民谋福利作为最终奋斗目标,并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伟大实践中,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社会建设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社会思想资源。”因此,我们有必要把社会治理放置于历史性的维度中去进行思考和研究,依据不同时段所形成的丰富史料,全景式呈现社会治理的发展演变过程,在此基础上形成对社会治理客观性、规律性、启发性的认识。有鉴于此,本文尝试以中央苏区社会治理为主要论述内容,通过选取相关事实、材料和证据进行考据?#27835;觶?#25506;究这一时?#26410;?#26377;独创性的治理实践和其中蕴含丰富的治理智慧,为当前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可?#24335;?#37492;的历史?#23548;?/p>

一、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历史背景

中央苏区即中央革命根据地,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全国最大的革命根据地,是全国苏维埃运动的中心区域,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党、政、军首脑机关所在地。自1930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设立“中央苏区”开始,到1934年10月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被迫长征为止,“是由以瑞金为中心的赣南、闽西两块苏维埃区域组成的。”作为中国共产党局部执政的初步实践的开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成立后,便展开了对中央苏区的治理。因此,对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历史背景进行梳理与回顾,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实践路径。

(一)艰难的生存环境

在革命根据地建立以前的赣南和闽西,广大工农群众受到地主阶级和反动军阀的残酷剥削和压迫,社会地位低下,没有人身自由。根据当时调查显示,“赣南土地集中相当?#29616;兀?#30334;分之六十到八十集中在地主阶级手里(包括祠堂寺庙富农)”。

1.“据闽西的龙岩、永定、上杭、连城、长汀、武平6县的统计,土地百分之八十五至百分之九十为地主阶级所有,农民所有田地不到百分之十五”。

2.掌握着大?#23458;?#22320;的地主阶级(包括富农)通过对贫苦农民征收高额地租实施残酷的经济盘剥,贫苦农民为生存不得不承受高额地租,常常处于无法生活的状态,只好向地主、富农借高利贷。“江西的高利贷中的钱利,是高利贷中最常见、最普通的剥削方式。全省借钱农户占总农户数的70.2%,借钱利率全省平均2.42%。”

3.工农群众除了受到地主富农的剥削压迫外,反动军阀和官僚的苛捐杂税亦相当?#29616;亍?#33392;难的社会生存环境,导致赣南和闽西的工农群众生活苦不?#25226;裕?#26497;大地影响到这一区域的革命事业。

(二)封建的思想观念

文化的发展与社会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赣南和闽西社会生存环境如?#24605;?#38590;,且又长期受封建宗法思想的影响,人民群众思想观念之陈旧落后可想而知。根据当时的情况,“能充任族长,掌握族权的,基本都是有钱有势的封建官僚和豪绅地主,这就使封建政权与封建族权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二者相互交织地渗透到社会领域,成为社会控制力量的主流。“如宁都县城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大权就分别操纵在温、李、蔡、卢四姓豪绅的手中。”处在偏僻落后的赣南和闽西,这种封建思想观念,对人民群众产生了潜?#39047;?#21270;、根深蒂固地影响。尤为在对待女子方面格外突出,革命根据地建立以前,这里就盛行着买卖婚姻、养童养媳、女子缠足?#30830;?#24314;落后行径,甚至?#34892;?#22320;方简直就把?#20061;?#24403;成了“传宗接代”的工具。毛泽东曾在《寻乌调查》中写到:“女子却仍然是男子的农奴或半农奴。她们没有政治地位,没有人身自由,她们的痛苦比一切人大。”

(三)逾常的社会恶习

革命根据地建立以前,赣南和闽西地区不仅封建迷信盛行,而且赌博嫖娼、吸食鸦片等逾常的社会恶习成风,一时无业游民众多。以寻乌县为例,“这个仅有 2700人的小小县城,‘不工不农不商,专门靠赌博敲诈的游民和娼妓,?#21019;?32人,占全部人口的16.8%’,依?#32771;?#22899;养活者甚至达162人。”又如兴国县永丰区,“赌钱的:全区约五十余人。”闽西更是城乡烟赌之风盛行,“无县不公开烟赌”,“稍为僻静的地方,至少也有一厂以上的花会,十桌以上的赌摊,三数间的鸦片馆。多的乃至花会三四,赌摊数十,鸦片馆十余。而县城的花会,每日可收千余元,赌摊桌百余张,鸦片馆百余间”。苏区民众深受上述社会恶习荼毒,农村的生产力?#29616;?#34987;削减,使得原本就?#29420;?#33853;后的生活变得更加严峻。

(四)恶劣的卫生条件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权建立初期,由于经济文化落后、交通闭塞,中央苏区所在农村缺少医药,人民群众缺乏科学卫生知识,“喝生水,生病叫魂,停尸不埋、弃婴河内、乱扔死猪死禽等旧俗恶?#22467;?#26497;为普遍。”这种极端恶劣的卫生条件,若遇上自然灾害与战争的破坏,当流行疾病来临时,则传播速度更为迅速、波及?#27573;?#26356;加广泛,给中央苏区广大军民生产生活带来极大影响,同时对他们的身心健康造成?#29616;?#21361;害。《红色中华》曾报道指出:“江西在去年三次战争中,因战争剧烈,死人也就很多,……天气酷热,又要天天东逃西窜,生活又非常不好,以致病死的不知几多。闻这种尸体,军阀就把他埋葬在农民的房子里,腐烂起来,是最易见发生?#28872;?#30340;。闻最近富田一带,传?#38745;?#38750;常厉害,甚至一天死六十人左右,受传染的人发寒?#21462;?#25277;筋、吐泻。不到一二天,厉害的不到几个钟头,就可以把生命送掉,这种可怖的传染?#28872;?#38750;常危险。”由此可见,当时中央苏区卫生条件的恶劣程度,卫生防疫问题亟待解决。

二、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实践路径

中央苏区时期,中国共产党在逐步探索社会治理理论与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针对上述存在的现实困境,开展了革新思想文化、解放劳动?#20061;?#25913;良社会风气、改善人居环境以及建立社会保?#29616;?#24230;等一系列的社会工作,极大地促进了中央苏区社会风貌的改善,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秩序的稳定和革命事业的进步,对?#24459;?#33487;维埃政权的巩固与?#27604;?#20063;起到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一)破除封建迷信,革新思想文化

为破除人民群众封建迷信观念,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成立之后,采取了多?#25191;?#26045;消解宗?#22530;?#20449;的消极影响。一是通过各级苏维埃和群众团体对人民群众进行广泛的思想启蒙和政治教育,并发动群众反对与揭发一切反革命利用封建迷信组织进行的迷信活动,使苏区群众认识到“各种宗教完全是束缚工农劳苦群众的枷锁,是压迫阶级利用他来欺骗麻醉被压迫阶级模糊阶级意识的工具”,只有从斗争中才可以得到自己的解放。二?#21069;?#24067;相关法律,打击封建迷信活动。通过颁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选举法》规定:“各宗教的传教师、牧师、僧侣、道士、地理、阴阳先生及一切以传教为职业的人”都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通过颁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令》规定:“祠堂、庙宇、公堂、会社的土地、?#35838;蕁?#36130;产、用具,须一律没收”,“凡以牧师、神父、和?#23567;?道士、斋公、看地、算命、卜卦等宗?#22530;?#20449;的职业为主要生活来源满三年”的宗教职业者,一概不得分配土地。这样,从法律上剥夺了从事宗?#22530;?#20449;活动者的政治、经济权利,消除了宗?#22530;?#20449;职业者对政治的影响,有力打击了从事宗?#22530;?#20449;活动者的嚣张气焰,使苏区信奉科学文化的氛围初步形成,广大苏区民众呈现出崭新的精神面?#30149;?/p>

(二)废除封建婚姻,解放劳动?#20061;?/p>

党和苏维埃政府“为使劳动?#20061;?#33021;切实地享受苏维埃政府对?#20061;?#26435;利之保障,实际取得与男子享受同等的权利,消灭封建旧礼教对?#20061;?#30340;束缚,?#39038;?#20204;在政治上、经济上得到真正的解放。”把废除封建婚姻,解放劳动?#20061;?#20316;为中央苏区社会治理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采取了诸多举措。一?#19988;?#31435;法形式废除封建婚姻旧制度,确定一夫一妻制为?#20449;?#32467;婚的必备条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相继颁布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法》,“确定?#20449;?#23130;姻以自由为原则,废除一切封建的包办强迫和买卖的婚姻制度,禁止童养媳,并规定实行一夫一妻,禁止一夫多妻,反对借结婚收受聘金聘礼,以法律的形式废除了婚姻陋?#22467;?#32500;护了?#20061;?#26435;益。”二是通过进步思想教育打破?#20061;?#36523;上的精神桎梏。中央苏区通过加强对广大?#20061;?#32676;众的进步思想文化教育,促?#39038;?#20204;“根本肃清旧社会里所遗传下来的三从四德、男尊女卑、?#20127;?#23432;贞等旧礼教旧道德观念。……废除穿耳、蓄发、缠足、束胸?#30830;?#24314;残余”,帮助她们从封建精神枷锁的束缚下解放出来。三是宣传和鼓励广大?#20061;?#25237;身革命。随着中央苏区?#20061;?#22320;位日益提高,极大地激发了她们参加革命根据地建设的热情,她?#24378;?#22987;走出家门,迈向了更加广阔的革命新天地。在革命实践斗争中她们进一步克服自身的封建道德观念与小农意识,逐渐成为了苏区的真正主人,在各条?#36739;?#19978;发挥起“?#20061;?#33021;顶半边天”的作用。正因此,毛泽东曾指出“?#20061;?#22312;革命战争中的伟大力量,在苏区是明显地表现出来”。

(三)查禁“?#36139;?#27602;”,改良社会风气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20889;?#26045;?#36234;?#20915;赌博、嫖娼、偷盗和吸食、栽种、贩运鸦片?#20219;?#39064;,带领苏区军民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以查禁“?#36139;?#27602;”为主要内容的社会改造运动。一?#21069;?#24067;相关法令,以剪除“?#36139;?#27602;”行为。1932年7月,毛泽东在中央执行委员会训令中指出:“在今年秋收后,全苏区要严禁再有任?#25105;?#22320;种植鸦片的事实发生。”1933年2月,临时中央政府又在《春耕计划》中强调:“要铲尽?#22530;紜?#36825;是减少粮?#25104;?#20135;,削弱群众体格,破坏政治影响,是反革命的阴谋,一定要宣传发动群众立刻铲除干净。”二是建立相应机构,以消灭“?#36139;?#27602;”行为。按照《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内务部组织纲要》规定,中央政府内务部隶属人民委员会,称为内务人民委员部,暂时设立市政管理局、行政局、卫生管理局、交通管理局、社会保证管理局和?#23454;?#31649;理局等机构。行政?#25351;?#36131;“管理民警、?#30423;?#21644;教育民警、调查户口,登记生死和婚姻,街灯之设立监视和指导民警维持市面的治安,街道的清洁以及禁止赌博等”。三?#24378;?#36767;报刊专?#31119;越?#38706;“?#36139;?#27602;”行为。如《青年实话》报道讽刺“于?#33392;?#23665;区团区委以前的书记,对一切工作非常消极,但好像又很忙的样子。后来调查出来,原来他与区政府、区党委的一部分人,每天忙于一件特别的工作——赌博”。又如《红色中华》报道揭露永丰县七都工委书记刘彦才的日常生活是“嫖?#20061;?#36172;钱”。通过以上举措,中央苏区“?#36139;?#27602;”问题得到?#34892;?#26681;治,社会风气明显改善,出现了?#20843;从?#30340;清?#31034;?#35937;。

(四)开展卫生防疫,改善人居环境

在中央苏区极?#24605;?#33510;的情况下,为了满足革命事业的实?#24066;?#35201;,?#34892;?#25552;升社会治理的针对性,各级党和苏维埃政府广泛动员和发动群众,采取一系?#20889;?#26045;,深入?#24535;?#22320;开展了卫生防疫运动,大力推动医疗卫生工作的建设和发展。一是通过颁布系列法规,加强卫生防疫工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先后颁布了《苏维埃区暂行防疫条例》(1932年)、?#27573;?#29983;运动纲要》(1933年)、?#27573;?#20010;月卫生工作计划》(1933年)、《关于预防传?#38745;?#38382;题》(1933年)等一系列法令,针对疾病的种类、疫情的处置、防疫的?#27573;?#25514;施、预防的方法、卫生建设的目的、意义与建设计划部署以及防疫人员,红军卫生人员的职责要求等作了明确而具体的规定。二是进行卫生文明教育与知识普及,开展群众性卫生防疫运动。《红色中华》报就刊登了项英的社论《大家起来做防疫的卫生运动》,“指出?#28872;?#38382;题是关系群众健康和革命力量的重大问题”。苏维埃政府详?#25913;?#23450;了防疫卫生运动的具体措施,介绍了群众在日常生活中进行防疫的具体办法,通过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如成人识字班、夜校、小学校、墙报等,发动群众群策群力、各尽职责,保证卫生防疫运动的成效。通过以上举措,提升了中央苏区广大军民的卫生文明意识,使得人?#30001;?#27963;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五)建立社会保障,促进社会稳定

中央苏区时期的社会保障指的是通过立法、调配资源的方法,开展社会救济,并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不断提高社会福利和生活质量的探索性尝试。一是加强社会保障立法。先后颁布了《中国工农红军优待条例》(1931年)、《红军抚恤条例》(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1931年)、修改后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1933年)、《关于经济政策的决议案》(1931年)?#21462;?#36825;些法令为中央苏区社会保障提供了法律政策依据。二是建立社会保障机构。在体恤优待方面,人民委员会之?#24459;?#31435;内务部,并?#19968;?#25104;立了中国工农红军体恤委员会,专管牺牲、残疾战士及其家属的抚恤和优待;在劳动方面,人民委员会之?#24459;?#31435;中央劳动部,“专为执行监督苏维埃保护工人阶级各种法令实施,?#21592;?#38556;工人的权利”;在救济方面,有革命互济会等群众组织。在苏维埃政府领导下和各社会保障机构协力合作下,通过在社会优抚、社会救济、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20154;?#20010;方面进行的探索实践,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央苏区的社会保?#29616;?#24230;可以说较为完善,并取得了成效,促进了社会稳定,维护了公平正义,巩固了?#24459;?#25919;权。

三、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经验启示

中央苏区社会治理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开展的,其中既有值得借鉴的经验,又有应当反思的问题。但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的视角来看,中央苏区都是我党探索社会治理的首次尝试,是带有独创性的探索,蕴含着丰富的治理智慧。回顾中央苏区时期社会治理的实践路径,总结其经验,揭示其价值,有着十分重要意义。美国学者李侃如曾指出,“江西苏维埃政权存在的短短?#25913;?#32473;中国共产党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成为我们党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进而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宝贵经验。当下,我们在对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经验启示进行梳理总结的同时,必须正确意识到中央苏区的社会治理只是初步探索,诸多治理思想是带有发轫性质的,并未成熟且带有一定的时空局限性。因此,在对待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认识态度上既不能一概否定,也不能过于拔高,而要进行符合客观实际的思考和研究。

(一)以实际出发为前提的治理原则

中央苏区社会治理遵循着“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治理原则,秉持着在调查中找寻问题、在问题中寻求办法、在办法中检验成效的态度,并依据实?#26159;?#20917;,适时作出相应修改。中国共产党人通过深入赣南闽西调查研究,对赣南闽西地区的客观实?#26159;?#20917;有了充分的认识。从当地艰难的生存环境、封建的思想观念、恶劣的卫生条件和逾常的社会恶习这一现实困境出发,党和苏维埃政府领导苏区民众进行社会治理探索,极大地推进了中央苏区社会治理进程。但鉴于“左”倾路线的影响与执政经验的缺乏,党坚持从实际出发的自觉性和坚定性还不够,中央苏区社会治理也曾发生脱离实际的情况,使得中央苏区社会治理遭受了挫折,阻碍了中央苏区革命事业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在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今天,社会治理仍要立足于国情,坚持从各地实际出发,与各地的具体情况相结合,社会治理才能顺利推进,取得成功。

(二)以多元主体为核心的治理机制

中央苏区社会治理是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24515;?#20027;义社会建设思想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探索实践。为?#35270;?#20013;央苏区社会治理主体多元化的现实需要,形成了一种以多元主体合作为核心的新型社会治理机制,即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根本保证、苏维埃政府负责是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实施关键、群众革命团体协同是中央苏区建设的重要依?#23567;?#24037;农群众积极参与是中央苏区社会治理的牢固基础。可以说,中央苏区社会治理较为妥当的解决了应然与实然、理想与现实的关系,然而随着苏维埃运动的重大挫折和转?#20572;?#36825;种探索实践被迫中断,但是它的历史功绩是不容忽视的。在当前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新形势下,探索党委领导、政府负责下的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治理新模式,努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具有鲜明的现实针对性和实践指导性。

(三)以人民发展为中心的治理理念

在中央苏区时期,中国共产党就坚持从现实的社会境遇出发,?#35270;?#38761;命战争和政权建设的现实需要,初步形成了以人民发展为中心的社会治理理念,并将其贯穿在全部治理实践中。但这一理念毕?#22815;?#22788;在发轫状态,尚未形成全党?#27573;?#30340;普遍认同和广大民众的普遍认可,?#34892;?#20570;法还违背了苏区民众的意?#31119;?#23548;致中央苏区社会治理探索过程中出现重大挫折,为我们提供了历史?#23548;?#22312;当前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进程中,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19979;?#36275;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34892;?#30340;社会治理和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获得?#23567;?#24184;福?#23567;?#23433;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20013;?/p>

(四)以法制建设为根本的治理保障

中央苏区时期,中国共产党及苏维埃政府制定与实施的法律法令文件,虽因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可能略?#28304;植?#21644;单薄,但不容忽视的是,这些结合了当时斗争形势的需要,并制定了与之相?#35270;?#30340;较为完整的治理体系,为解决封建迷信、封建婚姻、?#36139;?#27602;、卫生防疫等社会问题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正如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报告的第四部分所概括的,苏区各项法律制度的实施保障了苏区社会建设?#34892;?#36827;行并取得较为理想的效果。这一时期的社会治理,既坚持以法制建设为根本,达到了支撑革命、改造社会、赢得民心的预期效果,但也存在着一些不按法律办事的现象,给革命事业带来了损失,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在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之时,应加强社会治理领域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的“立改废”,推动形成上下贯通的有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制度体系,探索构建“硬法”与“软法”共治模式,不断提高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

总之,中央苏区时期的社会治理通过实践中的不懈探索,形成了初步的轮廓,并积累了丰富的社会治理思想。因此,我们有必要把这一时期的社会治理,放置于中国共产党不断探索社会治理实践的历时性维度中去进行思考和研究,为新时代背景下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供可?#24335;?#37492;的历史?#23548;?/p>

现任领导

中国法学会
会员系统

联系方式

办公地址:南昌市卧龙路999号省行政中心

联系电?#22467;?/b>0791-88910842

工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22467;?0791-83985135 ?#26102;啵?30008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法学会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中大道688号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
华东15选5走势图2元彩票网